The Record

生活大致都一样。
而每个人都想过得有点区别。

我们在做的事情,被我们记录下来的点滴,只是用来取悦自己的一种消遣。

--------------------------
关于【私人信箱】:最欢迎情书和告白。但是因为我们有4个人,能不能麻烦写清楚是给谁的呢?
关于【麻辣鸡汤】:有问未必答。尤其是玻璃心的人儿就不要轻易尝试了。
关于【与我们一起记录】:你要知道,一切都是自愿的,现阶段我们给得起的回报就是点赞!

关于,我们。
如果你对我们感兴趣,你可以:
①在以往发布的图片中试着找找“TR战斗小组”的相关内容。
②点击首页【归档】,在新页面右侧点击查看你感兴趣的人的主页。

是时候停止幻想了。

【别的队长】你很好



前段时间看完了丹尼尔·华莱士的《大鱼》,字面上的东西始终不如视觉上的刺激,然而看书却给了更多思考的时间,让我们在字里行间读懂作者意思的同时也能思考关于自己的一些事情。

昨天刚跟我爸吃了来北京的第二顿饭,我们之于北京都是不属于这个城市的人,我带他参观了不是我母校的大学,走了几步我就感觉到很不自在,又不是我的学校,然后我把新买的手机卡给他,教他怎么用北京和保定不同归属地的电话切换给人打电话,他用起来十分高兴。

我爸没什么特别的本事,只能出去当泥瓦工,从我记事开始他就经常不在家,每次回来扛个很大的包袱,然后里面装满了江米条之类的零食,那也是我童年里面最为激动的时刻,当然,那时候完全是为了吃。

小学二年级还是三年级,我开始学自行车,学会的当天我爸塞给我两块钱,成为我那时候拥有的巨款。整个小学时代我最喜欢做的事儿就是给我爸买烟,那时候的官厅牌子的烟才9毛钱,他给我一块钱我剩下一毛,自己买零食吃。有回在学校的小卖部赊账要了几根辣条,我妈知道后打了我一顿,我爸就问了我一共多少钱让我去把钱还给人家。整个小学时代我给他最大的安慰就是每学期拿回家的奖状,基本稳定在全班的4、5 名。

小学毕业那会儿,我们可以报名去市里面的一所学校,那时候我特别的担心,我们班的前面几个都报名了,并且还有一个还是两个曾经参加了乡里的奥数比赛,那是我第一次参加那么大场面的考试,考完试下来他们在一边激烈的讨论着考试的内容,还有各自的答案,我在旁边听着,没说几句话,好像我已经失败了一样。考试分数出来的时候我爸骑自行车带我去看分数,我从成绩榜的最后开始找,几乎都要看完了才找到我的名字,我都没想到我能发挥那么好,因为学校是按照成绩排名交学费,我只差0.5分就能免学费,我的另外几个同学都发挥不是很好,一个落榜,另外两个都是要出几千的学费,回去的路上我们在一家水果摊买了个哈密瓜,我们俩在桥下面坐着高兴的吃完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最灿烂的笑,也真正明白了什么能带给他最大的欣慰;那段时间,他真的挺快乐的。

初高中的时候,学校放假从原来的两周逐渐变成了一个月,为了方便在我初一的时候家里安了电话,每次电话都要问一下他什么时候回来,等他在家的时候在打回去,每次打电话的内容都差不多,除了问一下吃的如何学习如何然后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一些,我妈在旁边喊说这么半天了挂了吧,省点电话费。


我跟我爸最近的一次冲突应该是大学毕业我上班的第一年,有一天他打电话说起介绍女朋友的事儿,他有个工友的女儿年龄跟我一样大,俩家长想撮合我们,我那天正好去吃饭,然后也不怎么重视,说了大概情况后我说以后再说。我问他吃饭没有,他说吃过了。我说那以后再说我先挂了,你没事儿出去溜达溜达。我本来的意思是夏天吃完饭出去散散步,他理解错了,我刚到乡村基坐下我妈就打电话来兴师问罪,教育了我一番我马上给我爸打电话过去,开始他挂了我好几次电话,我一次一次拨过去解释了半天才稍微好点。挂了电话我吃了两口饭感觉还是再打一个比较好,就又给他打过去解释半天,后来每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都十分的小心翼翼,生怕哪句话说错了。

后来有次在家跟我妈吃饭,我妈说我爸特别的小心眼,有些事儿他也不说就跟你怄气。后来我想估计家庭冷战都这样的吧!

我爸没多大的追求,也因为的确没多少的背景和本事,他所能做的就是尽全力给自己孩子他希望的生活,每次他回家都会把他出去挣的钱给我让我数一次,脸上洋溢着心满意足的笑容,那个时候我能感觉到他的那种成就感。我知道他有多少的能力,也没有因为羡慕别人要求他给我买什么或者完成什么心愿,我知道他是个平凡的人,没事儿抽烟喝酒,有事儿埋头苦干,有时候也抱怨一些事情,但却特别的勤劳。他也会谈论国家大事,一本正经的跟我妈说着他听到的小道消息;他偶尔也会要求我跟他打篮球,跟我讲当年的王治郅、刘玉栋这些老去的明星,但是三步上篮进球的概率特别的低;他也很爱面子,有些事情会打肿脸充胖子;他很瘦弱,却能扛起我都扛不起的东西,还有责任。

或许是因为年龄的问题,我越来越能体会到我爸的心情还有压在他身上的责任,也能明白他所作的一切还有付出的辛勤努力,也特别能理解作为一个父亲他所想要的是什么。

过年的时候他要去理发,我妈说你染一下头发吧,我那时候才注意到他的白头发已经不少了,我才意识到变老意味着什么,我爸也差不多快60了,我才知道很多事情现在应该由我去做了。

古语说“三十而立”,奔三的年龄结婚之后估计很快就会为人父,我现在却感觉到“三十而栗”,我不知道将来的我会是什么样的父亲,也许会不及他对整个家庭所作的一切,不如他努力不如他牺牲的多,我却希望我能尽我最大的努力做最好的我。


评论

热度(1)

  1. The RecordThe Recor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别的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