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cord

生活大致都一样。
而每个人都想过得有点区别。

我们在做的事情,被我们记录下来的点滴,只是用来取悦自己的一种消遣。

--------------------------
关于【私人信箱】:最欢迎情书和告白。但是因为我们有4个人,能不能麻烦写清楚是给谁的呢?
关于【麻辣鸡汤】:有问未必答。尤其是玻璃心的人儿就不要轻易尝试了。
关于【与我们一起记录】:你要知道,一切都是自愿的,现阶段我们给得起的回报就是点赞!

关于,我们。
如果你对我们感兴趣,你可以:
①在以往发布的图片中试着找找“TR战斗小组”的相关内容。
②点击首页【归档】,在新页面右侧点击查看你感兴趣的人的主页。

是时候停止幻想了。

【Lexi】共生的你




>>>回想一下真正领略到时间长的不像话,应该是第一次适应从有到无吧。

整整两个月熬时间去接受四年的相处变成永无截止日期的告别。

当然,时间会带走那时所有的苦痛。

也会让人成长察觉到曾经的折磨变成了不痛不痒的一条疤痕。

我们不断地在诸如此类种种的过程中挣扎、和解。

求得与别人还有自己的共生。

有的时候不经意间目睹他人整个的过程。

会突然觉得原来如此如此的似曾相识。


>>>少年时期的X小姐总是见不到忙碌的父亲。

那个时候的她已经不再像幼年时期会被父亲带着流转于各种酒桌饭局。

因为开始上学啦,每天都有需要花时间去完成的课业。

母亲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变得不喜欢说话。

总是可以听到她在隔壁房间长长的、一声接一声的叹息。

X小姐并不是一开始就留意到了整个家庭的变化。

一天,没心没肺的X小姐放学后将小伙伴们召集到家里,三室一厅的房子被分为两个领地。

接下去的时间里,小伙伴们疯到家里的那只国家二级保护的旱龟从头到尾连头都不敢伸出来。

一个小时以后,所有的人都汗渍津津地回家准备吃晚饭。

X小姐一个人躺在一片狼藉的沙发上幻想着下一次攻防战的时候怎么才能更快赢。

完全没有料到半个小时之后,她将会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说不出来的隐忍的苦痛。

母亲推门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因为满屋的凌乱大发脾气。

X小姐担心地看着母亲越来越僵硬的脸,等着劈头盖脸的一顿痛骂。

可是,母亲就在她如此忐忑的目光中走进了大卧室,一句话都没有说。

X小姐就这么半坐着愣住了,整个身体和母亲脸上的肌肉一样僵硬。

她不懂为什么母亲脸上会有如此的表情,更不懂为什么自己没有挨骂。

过了半晌,屋里传来母亲的声音,缓慢的带着颤抖,唤X小姐的全名让她进屋。

X小姐的心里终于开始不再只是奇怪了,而是害怕。母亲从来没有发出过如此的声音。

这声音像是开启了人类本能对危险的那个开关,X小姐的心脏像是受到电击一样的狂颤。

她缓缓走到大屋的门口,看见母亲一脸疲惫和失望的坐在床上。

母亲抬起眼,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畏畏缩缩的X小姐,缓缓从嘴角吐出四个不连续的字:“进来,跪下”

X小姐至此之前可是从来没有下过跪,包括过年拿红包的时候,爷爷奶奶姥姥都没有提过如此的要求。

但不知为何,X小姐像是被人下了蛊,一步一步走到母亲的面前弯下膝盖。

母亲看着X小姐,连气都没有多喘地说了一长串话:

“妈妈真的很累了,不是不让你玩,但是可不可以不要再把小朋友带回家,收拾起来真的太累了。你看,到处都被拉乱了。妈妈要上班,还要赶回来做饭,真的......真的不要再让妈妈再多干这些了,好不好”

X小姐没有按心里所预期、小说故事情节提示的那样看见母亲的眼泪。

母亲脸上还是那样的僵硬,只是眼中多了无尽无尽的挣扎。

X小姐只是觉得好压抑,但并不觉得委屈。

她好像可以察觉到母亲这些话后面还有什么不知道的秘密。

但是伸出手拨开这些琐碎的语言,却只看见片片的大雾。

婚姻之中的艰难、情感上的经营、生活之琐碎岂是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姑娘可以体会的。

可是X小姐永远永远都记得双手伸在那片大雾之中被湮没的感觉。

从那一天开始,她开始留意到家里不可逆转的改变。

原来母亲是可以一周都不笑的。原来父亲是可以一周都不回家的。

终于有一天,这改变被赤裸裸地呈现在X小姐的眼前。

再平常不过的一个与作业斗争的晚上。

X小姐在写累的时候趴在书桌上自言自语地演着戏。

母亲突然出现在卧室门口匆匆交代了一句要出门让X小姐自己好好写作业。

没等X小姐念完自己口中的那句台词和将要脱口而出的那个“哦”字,家里的大门已经关上了。

X小姐正为可以把心里剩下的剧本大声演完而兴奋不已,怎料戏演到一半的时候父亲母亲一起回来了。

X小姐赶紧坐回书桌前,用从电视剧里学来的演技,皱起眉头看着习题,装作在思考。

父亲母亲并没有在她的房间门口驻足半步。

正当X小姐为自己精湛的演技在内心喝彩时,书房里的父母亲用这辈子她听过的最反感的声音告诉她,她的演技还不及他们的十分之一,简直烂透了。

是继承了谁的理解能力,父母亲激烈的对话间那么复杂的事情,X小姐瞬间就抓住了主旨。

就像是提前预习过一样。

父亲出轨了。母亲抓到了。母亲的同事看到了。俩人已经恼羞成怒了。

X小姐整个人都惊慌失措了,这不是电视剧情节吗?父亲怎么演了大反派!

她蹑手蹑脚地走到书房门口,争吵声越来越大,X小姐的耳朵已经开始失聪。

她怕房门突然打开,又蹑手蹑脚地回到自己的卧室,坐在书桌前站起来,走两步又坐下。

什么时候才可以安静下来。

X小姐就在自己的卧室踱来踱去,想不到用什么好的方法可以让自己安静地坐下。

偶然一扭头,突然看见了穿衣镜里小小的那个自己。

X小姐愣住了。她慢慢地走到镜子前,坐在了地毯上。

眼泪开始止不住地往下掉,她从来没有这么这么害怕过,害怕到她根本不知道怎么站起来。

她就这么一直对着镜子掉眼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憋掉声音,不停不停地掉眼泪。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突然想起来看过的电视剧。

她张了嘴,伸手擦掉自己脸上的泪水,边擦边说:

“你放心,不管他们是不是要离婚,他们都一样爱你。他们永远是你的爸爸妈妈。不要怕。”

此时此刻,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为国产电视剧的正能量喝彩。

总之,凭借着这些话,X小姐居然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点点头,擦干眼泪站了起来,开始继续看书写作业。

父母亲像是真的以为他们的声音不会传到隔壁一样,若无其事走出书房。

只是一直不敢往小女儿的房间里多看一眼。

这个暴风雨的夜晚怎么说也有点虎头蛇尾,就这么过去了。

接下去的日子居然并没有因此发生颠覆性的改变。

即便父亲在困难的时候还是只有母亲和X小姐的陪伴。

但平日里依旧看不到他的踪影。所有的人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模式。

X小姐并没有觉得缺少父亲的生活有什么不妥,可是改变还是潜移默化地到来了。

大概所有的离开都不是一时的冲动,一次又一次的逼仄,一次又一次的失望,都变成了坚硬的基石。

终于在某一年的寒假,X小姐被带去另一个省市与爷爷奶奶一起过年。

就在快要回家的时候,突然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X小姐还在电话里嬉皮笑脸地跟母亲耍赖。母亲突然问道:“咱们搬家好不好?”

那个时候的X小姐还不知别离苦,只充满了对大城市的好奇和兴奋。

“那我能不能回去跟小朋友们告别?”“没有时间了,你一回去就要开学了,放假了再回来吧,他们都知道你要走给你准备了礼物,妈妈带给你。”“那好吧。”

突兀地,就离开了一个已经生活了很久的地方,又突兀地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X小姐一门心思地应对自己的住校生活和新环境、新朋友、新课程。

刚开始的周五会因为可以回家而兴奋不已,周日去学校的时候又会躲在被窝里哭。

只是孩子毕竟是孩子,很快这些都被新的一切所替代。

周末在家翻发小送的童话故事书,看着扉页发小稚嫩的笔迹,X小姐也会想到他们是不是过得很好。

只是母亲从来不提及过去的生活,也不提及父亲。

整个生活里,那个角色像是被抽空了一般,但却那么正常。

X小姐已经不记得是哪一年,突然就被通知以后父亲也会搬来一起住。

正在青春期的X小姐多少还是有点情绪的,毕竟这是对她的生活宣布又将会有一股不能抗拒的管束力量了。

那时的父亲已经与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

X小姐说不上来确切,她只是觉得这个人不再那么威风了,而是,暴躁。

父亲像是硬生生地被扔进了X小姐的生活中,一切变得不习惯起来。

赤裸裸地陌生并没有因为血缘关系有所消减,反而为青春期的抗拒找了无数的出口。

那时的X小姐已经懂得那一年父母亲在书房吵架的全部内容。

即便没有人提起,这么多年和母亲的相依为命就在脑海的某个角落时不时地提醒着她父亲的过错。

演变成了生活中时不时对这个男人的视而不见。

终于在高中的时候积聚成一场堪比那次书房之战的争吵,只不过女主角变成了X小姐。

其实只是因为一句不合,怎料父亲一下把矛头对准那个时候对X小姐认为最重要的朋友们的身上。

X小姐心里的无名怒火和委屈一下被点燃,她冲进卧室摔上房门挂锁,一个人在里面生气。

父亲却继续在外边教训着她,好像不听到她的妥协和认错就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一分一秒,一分一秒,一分一秒。

终于,所有这么多年的抱怨一下子将X小姐的理智侵袭,她用了最大的音量,将心里最底下的藏了这么多年的抱怨脱口而出:

“你凭什么随便评论我的生活我的朋友!你消失那么多年凭什么说来就来说管就管!你真的以为你以前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我就真的不知道吗?你永远都觉得就你懂别人没有智商吗?妈妈软弱,她可以看见了抓到了还原谅你,但我不可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所有没有说完的话,被X小姐母亲那一声从心里最深处吼出来的恸哭打断了。

门内的X小姐没有了声音,父亲不再教育不再出声不再嚷嚷着要把门踹开。

一百多平米的房子里,只剩下母亲心酸的抽泣。

X小姐愣愣地坐在房间里,心里回荡着满满满满的对母亲的愧疚。

我们到底是凭借什么可以不停地在各种各样的歇斯底里中平和下来的?

到底是所谓对未来的期望还是对过去的谅解?还是面对现在那迫不得已的屈服?

默默不说不拆穿的把戏是不是一定要演到集聚成极限之后的爆发才可以一次被瓦解?

明明都是心知肚明最亲近的人,偏偏因为隐忍而相互伤害。

世界上再没有比这不可理喻的事情了吧?

明明应该相互疼惜的人,非要去揭开曾经最丑陋的伤疤,血溅当场所有人的身上。

以求得一时的爆发的痛快。

X小姐并没有因为这件事的结束和父亲妥协,并且后继持续了长达两个月的冷战期。

其实每次X小姐都可以感觉到父亲愧疚且无奈的眼神和小心翼翼的话气。

这个曾经在小城里小有名气的男人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外面的威风过境之后。

家里那个曾被自己带着流连各种酒桌饭局的小女儿也会对自己抱有如此大的积怨与排斥。

他甚至可以看到女儿为了母亲曾经受到的伤害而憎恶自己的目光。

只是本来就少言的个性和放不下的身段让他除了冷战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跟小女儿相处。

这一切都会随着时间过去的吧?他心里默默地想。

可是与其说会被时间带走,不如相信彼此都经历时间之后会和那些不愿回首的过去妥协。

我们始终都在一条成长的路上,不管身上背负了多少身份,哪怕有光环的“父母亲”。

生活中真正发生了改变,应该是在高三最忙碌的那一年。

为了可以省下上学放学路上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X小姐住到了里学校很近的姑姑家。

母亲每天晚上会去给X小姐做顿饭看看她,第二天送她上学之后返回家中看了父亲再去上班。

那应该是母亲最最忙碌和疲惫的一年。但现实比理论通常都要残酷很多倍。

突然地父亲就住院了,等X小姐知道已经是当天晚上了。X小姐匆匆扒了两口饭就赶去了医院。

父亲的床边围了很多人,有医院的医护人员有家里的亲戚也有父亲的同学。

X小姐有些发呆站在床尾,不知进退。

她听到父亲痛苦而急促的呼吸和讲话声,从杂乱的声音中像没有打磨掉毛刺的梳子一下下刮在自己的脑袋里。

终于有人看见了她,大家招呼她去父亲的床头。

她不记得是谁抓着她的手臂,半推半拖地将她拉到父亲身边。

父亲痛苦的表情瞬间被隐藏了一半。怎么办呢,还是不想让自己的小女儿太过担心。

不知为何突然柔软下来的X小姐笑了,她伸出手,缓缓地拍了拍父亲的上臂:

“打针不要哭噢,过两天就会好了就可以出院了。”

父亲愣了愣,点点头,用憋了很久的声音说:“恩,你不用来回跑,回去写作业吧。”

X小姐笑着摇摇头,坐在了父亲的手边上,看着拥有医院特有纹路的地面,轻轻地说了句:“没事,陪陪你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床边上已经没人了,大家好像都跟着医生出去讨论这突如其来的病情。

X小姐就这么和父亲静静地在一张病床上各有所思。

第二天的大课间,X小姐找到一向严肃又古板的班主任:“老师,我不上晚自习了。”

大BOSS一向都是僵尸脸,这次却挑了挑眉毛,但仍然只是抽了抽嘴角地问:“为什么?”

X小姐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抬头看着大BOSS:“我爸住院了,情况不太好,我要每天都去医院。”

大BOSS的眉眼突然松了松,整个脸上有了一种,恩,心疼。

对,不是担心不是可怜也不是一眼就可以看到的理解,是心疼。

像是古时忠孝两难全的将军母亲看着自己儿子出塞时的心情。

大BOSS点点头,习惯性地掂了掂眼镜,然后把两只手放到胃前,看着X小姐:“尽量别耽误作业。”

X小姐出现在病房的时间点,让父亲母亲都惊了一下。

她边放下书包边咧嘴笑笑说:“我跟BOSS请了假,以后每天晚自习在这上。”

父亲只淡淡说了一句:“这样能写好作业吗?”母亲边笑边生气:“你这孩子都不提前打声招呼。”

后来有一天,突然跟母亲聊起高三时的日子,母亲很感慨地说:

“你知道吗?你第一天出现在病房的时候,你爸虽然没有当着你的面说什么,但你走了以后,你爸跟我说觉得你长大了。他都掉眼泪了。”

彼时的X小姐已经没有了当年要跟父亲拼个你死我活什么都不在乎的怨念,却还是没有想到这样的父亲会因为自己小小的一个行为感动到流泪。

或许是因为医院这个地方,会让任何人因为与病痛生死近距离的相处,而真正地对生命敬畏起来。

父亲经历了这一次大的劫难,整个人都变得和从前不同了。

他不再总是扮演那个高高在上的角色,变成了有血有肉会开心会生气的活人。

他没有了从前的骄傲和暴躁,变成了有时也会亏自己两句以逗大家开心的小老头。

他还是会和青春期没过的X小姐吵架、冷战、生气。

甚至有一次不敢和X小姐讲和,居然给不怎么主动联系的朋友打了求助求助。

X小姐接到J阿姨的电话时,整个人都惊呆了:“居然!学会!找!外!援!”

她在某个moment突然发现,越来父亲不过是个情商不够高又不会表达的普通男人。

至于多年前的错误:“他老婆都不在意,关我屁事。”

此后的很多年里,X小姐听到过无数有关朋友和他们父母之间的故事。

Y小姐的父亲从不接受别人的意见一辈子自大,母亲放弃了大好的前程一辈子牺牲。

挣挣扎扎许多年,把Y小姐也卷入家庭大战中痛苦不已,却怎么也没办法分开。

W先生的母亲永远强势永远更年期永远要把他和他父亲念叨很多遍。

他和父亲时常会私下喝酒吃饭聊起家里那个有点可怕的女人,却从来都要在宵禁前回家。

M先生的父母离婚复婚再离婚,母亲总是逼问他站在哪边,父亲总是不想回家面对。

一连几年过年都是在吵吵闹闹中度过,尽管一定要两头跑,他也每年都会坚持回家。

听着这些故事,X小姐突然觉得,原来共生是一件如此艰难的事情。

互相折磨的时候都有各种各样不同的理由和形式。

但和解之后的幸福,好像,都是一个模样。

现如今的父亲,常常会捧一杯普洱坐在书房跟远道回家的X小姐聊上半个通宵。

也会在电话里跟X小姐打趣母亲最近做的蠢事。

刚学会用QQ和拼音打字的他,会在X小姐的QQ里留下一长串一长串话。

最后一句永远是:“累了的话就回来,歇够了继续往前走。”

是啊,每个人都带着曾经的错误和给彼此带来的伤痛。

原谅彼此,拥抱彼此,最后支撑彼此。

这才是人与人所能拥有的最信任最温暖的关系吧。


>>>我们之中的绝大多数都是独自来到这个世界上。

带着父母亲之间的冲突和相守相伴学会认识这个世界理解别人。

从一开始无知的倔强到了解和成长之后的心疼与妥协。

每一个人都在如此的纷争中想求得与生活的共生。

每一个人都在这个过程里学会共生。

大概等到自己年老到已经记不起与父母争吵时的点点滴滴时。

我们依旧会怀念在他们花样繁多的庇护下,才会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吧。


>>>无论世界如何冷漠绮丽。

唯能让我卸下全部身心,随时甘愿和解的人。

始终都是在内心永不凋落,永远共生的你和你。


评论

热度(2)

  1. The RecordThe Recor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e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