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cord

生活大致都一样。
而每个人都想过得有点区别。

我们在做的事情,被我们记录下来的点滴,只是用来取悦自己的一种消遣。

--------------------------
关于【私人信箱】:最欢迎情书和告白。但是因为我们有4个人,能不能麻烦写清楚是给谁的呢?
关于【麻辣鸡汤】:有问未必答。尤其是玻璃心的人儿就不要轻易尝试了。
关于【与我们一起记录】:你要知道,一切都是自愿的,现阶段我们给得起的回报就是点赞!

关于,我们。
如果你对我们感兴趣,你可以:
①在以往发布的图片中试着找找“TR战斗小组”的相关内容。
②点击首页【归档】,在新页面右侧点击查看你感兴趣的人的主页。

是时候停止幻想了。

【Xiao】25青年的和解课题




<1>

小时候的事情我一直很想记起来。清楚的。可惜这不是使劲想就可以办到的。

从这个专业走出来,一直都想去追溯根源。想从儿时的我身上探寻一些原因。可惜唯一见证了那些时光的人,都记不准确了。

那个时候,老爸忙着工作。我很怕他。他印象中的我,大概只是个不太会给他惹麻烦的孩子。大概是个还听话、还可以拿上台面的孩子。

老妈眼里的我不一定真实。她对我的偏爱胜过自己、对我的要求也胜过自己。这种矛盾和不知所措很大程度上影响并塑造了我。

没有几个可以一起回忆儿时光景的伙伴。

那个时候没有写日记。

拍下的大量照片也不足以让我判断出我想要了解的过去。

你的故事,在别人的人生里,只是个背景。

好像没眨几眼,二十五就来了。就过了.从来不会忘记的日子,忘记了。状态也不是我想要的。一切都迫不及待想改变,却也由不得我。

这一年,从最开始就充满暴躁。好像所有计划好要做,想做的事,最后都不如人意。来来回回,在几个城市之间兜兜转转。熟悉却厌恶的。留恋却带不走的。陌生却不喜欢的。钟意却浮躁的。告别了排斥的。也告别了亲密的。认识了新的朋友。还没准备好,又都分散了。

Lexi说,你怎么变得不敢动了?


<2>

想太多。容易紧张又缺乏安全感。对于失控的容忍力非常低。所以,可以说是个非常冷血强势自负又龟毛的家伙。

老汤说,从小时候那些我仅仅记得的“光荣事迹”就可以窥见端倪。这是从小就有的东西。都不是什么惹人爱的特质。

这一年,我以为要勇往直前。老汤说,要学会顺其自然。我所觊觎的那种处变不惊,那种坦然淡定,需要卸下盔甲让自己放松。可能最强大的防备,就是不设防。

那些对后人说惯了的温馨话。前人觉得好肉麻。那些老人们在乎的习俗旧例。现在也想好好遵循一下。比如冬至来了,吃个羊肉暖一暖去。

二十五岁。静待时机。


<3>

二十五之后,几个新关键词

①顺其自然,let it be。

我是个很倔强的人。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不甘于平淡。不甘于碌碌无为。不甘于无助地消耗生命和资源。在忙乱和挣扎中横冲直撞地搜寻目标。未果。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在长期寻找未果的时候,不知从何处跑来一条扭动的小虫。我完全无法忍住不去咬钩。

有了目标火力全开。不知疲倦。别的无关的一切不再重要,也没有意义。这种疯狂的状态近乎极端。我一贯如此。这也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在你不顾一切朝小虫冲去的时候,你被其他事情干扰不得不放慢速度甚至停滞.我完全无法忍受这种混乱。

老汤说,你没有办法去控制事情的发展。你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只能在当下做好准备,去迎接可能发生的事情。顺其自然。

②放开,let it go。

一定程度上,这个关键词和上一个关键词,可以放在一起来说。因为它们都是老汤给我的箴言。

你太放不开。玩放不开。工作放不开。感情放不开。

我爱老汤,因为我知道这些能瞬间刺痛人心的话,恰好说明,她太了解我。

在很多方面,我的自信,是一种强大的盾牌。遮盖住我笨拙矮小的内心。我紧紧抓住的那些“我以为”“我相信”一路疯长,最终缠得我无法动弹。

所以,当我在一群同事面前又哭又吐之后,我一边大叫着丢死脸了,一边反复体味内心的愉悦感觉。

所以,当我借着酒疯也没有把心中的疑惑解开时,我带着懊恼和责备,坦然接受一切都要过去了。

所以,当我接到召唤的电话时,我探寻内心的渴望未果,仍然做了决定。

我整理从前的照片。我觉得自己很可爱。

③控制。

决定回家了。回去面对曾经想逃离的一切。

接受家人的安排。找一份做人比做事重要很多的工作。嫁一个家人比我满意的男人。生个养着养着就被别人影响坏了的孩子……可能。

老汤说,怎么就回去了。不等我了?

老汤说,回去会比现在更加烦躁。

但我却意外发现,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我本就是个异常念家的孩子。并且,我不如想象中那么渴望“有出息”。

回望我最初的选择,有些心酸的原因,有些潜意识的原因,有些自负的原因,最后出落的结果是身心俱疲。我只想好好放空,好好休息。这不该是一个只工作了一个多月的人就会有的状态。

仔细思考,发现所有选择背后的有相应的逃离。只是现在才惊觉,原来比起那些熟悉的厌恶,或许陌生的反感并没有更好。有些问题,可能注定逃不掉。

那就去面对吧。做事的时候学学做人。被爱之前尝试去爱。做好自己……应该。

书上说,人总不能完全掌控一切。总会陷入被人掌控的局面中。更好的选择,是被那些爱你的人控制。

所以,我告诉面对离别有些不适应(也可能是不舍)的人们说,你们要抓住“结婚就能见面”的机会。她们都唏嘘。所以我说,那你们要赶紧存钱,我回家后很快就会结婚了。面对已经过去四分之一的2014,她们继续唏嘘。我说,说不定等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只能挺着肚子出席了。届时我可能会变得粗俗不堪,双脚深深扎在泥土里(他们都说我活得不接地气,是飘在半空中的人)。

人们这下都惊叹了。被我坦然接受“摆布”的心态吓到了。

是的,人的转变是个过程。但呈现出来的时候,只是一个瞬间。

④内向。

说,内向的人不是不能外向,而是外向的时候(作出不符合自己的行为时),会体会到严重的认知失调,会陷入无法自拔的痛苦的自我怀疑和否定中。

但这不意味着内向的人不能外向。至少,我的朋友们都觉得我是个开朗外向的疯子。但我确实是个内向的人(我妈给我改名字的目的一定程度上还是达到了)。

说,内向的人可以演。扮演外向。在特定的场合,特定的时间,面对特定的对象。尽情演出外向,以便在这之外的时间里,我们可以自由内向。

这个说法,很好地说明了为什么我模仿能力超强,为什么我怕生,为什么我在陌生人面前显得高傲冷漠难以亲近,为什么我的朋友们都不相信我是个内向的人,为什么我可以在讲台上在培训中在比赛时夸夸其谈大方得体,为什么我不喜欢在家宴客,为什么我不喜欢和别人睡在一起,为什么我可以宅很久,为什么我可以一个人吃饭逛街唱K生活……

某些是舞台。某些是个人空间。

在南边的这九个月。我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改变。一切好像都变得不一样。

我开始接受自己的慢热。发现其实我很讨人喜欢。我开始暴露出脆弱和依赖。感恩别人慷慨的陪伴。我开始去审视遇到的人和离开的人,我们相同的地方,和我们最终不一样的地方。我开始发觉“喜欢而不能”比“不喜欢”更难以让人接受。我开始学习上述这些关键词,从混乱不堪的状态中慢慢恢复。我开始唱快节奏的歌。

我很感恩在那里遇到的人。看过的风景。体验到的各种喜怒哀乐。所以我的离开并不带多少遗憾。

回家后一切都能迅速习惯和接受。并在各处体验到幸福感。妈妈做的菜。干燥的空气。分享水果和牛奶。做家务。人们的寒暄。

我找回疯狂看书和晚睡晚起的节奏。我开始提笔涂鸦。和大家聊起找对象的事情。盘算着重拾曾经无疾而终的爱好。和朋友约了去看演唱会。

我跟小火焰说,我无法放弃我内心的伪文艺和死骄傲。但我不能让它们影响我生活在人群中。


评论

热度(1)

  1. The RecordThe Recor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X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