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cord

生活大致都一样。
而每个人都想过得有点区别。

我们在做的事情,被我们记录下来的点滴,只是用来取悦自己的一种消遣。

--------------------------
关于【私人信箱】:最欢迎情书和告白。但是因为我们有4个人,能不能麻烦写清楚是给谁的呢?
关于【麻辣鸡汤】:有问未必答。尤其是玻璃心的人儿就不要轻易尝试了。
关于【与我们一起记录】:你要知道,一切都是自愿的,现阶段我们给得起的回报就是点赞!

关于,我们。
如果你对我们感兴趣,你可以:
①在以往发布的图片中试着找找“TR战斗小组”的相关内容。
②点击首页【归档】,在新页面右侧点击查看你感兴趣的人的主页。

是时候停止幻想了。

【别的队长】你若不离,我也可能相弃

最近拜读了卡伦·霍尼《我们内心的冲突》( <Our inner conflicts>)开头的部分有一段是这样写的:正常的冲突涉及作两可之间的实际选择,这两种可能性都是他实际上渴求的。或涉及两种信念之间的选择,而这两种信念都是他实际上所看重的。因此他就有可能作出合理的决定,即使这是困难的,而且必须有所舍弃。陷入神经官能症冲突的人不可能自由选择。两种方向正相反的力以同样的强度驱使着他,而这两个方向都是他不愿去的。所以,通常意义的选择是不可能的。他被“搁浅”了,感到一筹莫展。要解决这种冲突,只有对神经症倾向进行处理,改变他与己、与人的关系,才能帮助他完全摆脱那些倾向。

当时看到这一段其实很简单,困难的是我无法把自己分类了,不知道我是属于正常的那一类,面对“鱼与熊掌”能做出一个理性而合理的决定,还是像神经症那样难以抉择,在我看来,我患上神经症的概率是存在的,但是却是个小概率事件,就像癌症一样。我希望的是这种小概率事件不会发生,一旦发生,后果就不用想了。而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我可能有点抑郁了,作为心理学科班的学生,我知道问题所在,却也不好解决。

几点感悟。

钱钟书在《围城》中描述了一个让人十分两难的境遇: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这种情形放在银行也可以百分百的对等,说实话,工作了一年多我貌似才明白像我们这种年龄的人是不适合去银行的,天天看着别人的钱会丧失奋斗的心情,因为在工作中你慢慢的明白了一个道理:有钱的越来越有钱,没钱的越来越穷。而你夹在一个外人认为你有钱实际你却穷的叮当响的尴尬境遇,最好的事情就是自己去奋斗吧!

自毕业一年多,很多同学都已结婚,更早的是有些人都有下一代了,这个可能是一个很刺激人的话题,有人曾经以考试比喻结婚生子,本来大家都在好好的答题,偏偏有人提前交卷,进而整个考场的氛围就变了,打破了原来存在已久的平静。曾经认识的几对班对,本来以为大学期间培养了固若金汤的感情,甚至一度被班级年级的同学所羡慕,祝福他们毕业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然而到最后新郎旁边的新娘不认识了,新娘旁边的新郎也是陌生的面孔,原来所认为的情比金坚,也真的在时间、空间的作用下慢慢变了味道,算下来这才多久?这就是时间的恐怖吧?不知不觉中扼杀了很多我们以为幸福的事情,如一剂慢性毒药。

然后是感情。我很惧怕谈论这个问题,因为到最后我都会陷入一个死胡同。曾经的几个假期我都以为可能会慢慢的解决一些问题,犹如大二去特训营那一暑假又或者大三去玉树的活动,我的悲剧在于我始终没能解决我自身的问题,换个说法就是弱点。曾经周某某说我俩特像,十分有女人缘,但却是单身的命运。这一点最有力的证据莫过于有一年国庆我俩傻逼呵呵的跑去同一个地方,原因也都一样,只不过过程不大一样,结果还是雷同了。我比他幸运的是当时我买到了回来的火车票,而他却一路转车辗转回到学校。

我不大善于去表达感情,星爷有次对我说我对所有我认识的人一视同仁,包括我喜欢的人,这一点让我很难去改变,借用星座的说法可能是双子太博爱了吧?当初的每个假期我都希望做出一点改变,从我自身做起,因为我大可能去改变别人。但是家里的环境却让我好似回去休养一般,最后回到学校的时候都不了了之,然后蝴蝶效应般的蔓延了整个大学。而后的工作时间更无暇去思考这类问题,单相思是我的弱点。

那天问一些高中的死党,我留重庆到底对不对。这种事情意见当然不会统一,不过我比较喜欢“少不入川”这句话,换做现在应该可以说“少不入川渝”就更比较准确了。

6月份的时候跟一发小聊天,我说该给下半年写个剧本了,那孩子激动的说我应该去做文案,可惜的是这种话百年不遇的才一句,只是过了这几个月,我突然打算回家了,也许上学可以选一个离家远点的学校,但是工作最好还是离家近点,毕竟尘归尘的道理。

本来打算回去的时候顺路去一下青海湖,做一下环湖的骑行,自今年买完车骑了差不多 1000公里了,论坛里面看到冬天的青海湖貌似没多少吸引人的地方,冬天本来就适合休养生息吧,晒晒太阳,看看书,逗逗家里的猫。

如果2012年不是世界末日的话, 2013年就继续上路吧!


队长

2012.11.04


评论

热度(1)

  1. The RecordThe Recor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别的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