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cord

生活大致都一样。
而每个人都想过得有点区别。

我们在做的事情,被我们记录下来的点滴,只是用来取悦自己的一种消遣。

--------------------------
关于【私人信箱】:最欢迎情书和告白。但是因为我们有4个人,能不能麻烦写清楚是给谁的呢?
关于【麻辣鸡汤】:有问未必答。尤其是玻璃心的人儿就不要轻易尝试了。
关于【与我们一起记录】:你要知道,一切都是自愿的,现阶段我们给得起的回报就是点赞!

关于,我们。
如果你对我们感兴趣,你可以:
①在以往发布的图片中试着找找“TR战斗小组”的相关内容。
②点击首页【归档】,在新页面右侧点击查看你感兴趣的人的主页。

是时候停止幻想了。

【别的队长】你不在,良辰美景更与何人说

你不在,良辰美景更与何人说。这句台词出自法国电影《天使爱美丽》,第一次看的时候貌似是挣扎着才看完,对于旁白太多的电影向来持很谨慎的态度,尤其是法语的语速一般都是那种突击步枪似得。

直到有一次看豆瓣电影的剧照看到这句台词深深的震撼了我,然后扒拉出电影来重新温习了一次,骑车去成都的时候跟一女生探讨出去玩儿究竟是一个人好还是几个人好,当时还振振有词的肯定一个人最好。

有时候我们需要的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旅伴,那种可以一路上畅谈人生理想也可以沉默不语的旅伴。

上班一年多,不上班的时候大多有两种选择,一是在家宅着看电影看书,要么就是出去穷溜达,多的时候还是闲着没事就出去,爬山、骑车、徒步、聚餐,仿佛一切都很有条理也很有规律,但是每每出去玩儿都会有那种此情此景的感觉,犹如心中有万语千言,却特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有时候也会想怎么度过余下的差不多三分之二的生命,有时候一想到死也会精神为之一震的猛醒了,最好的也就莫过于跟一人死心塌地的走完吧。

两个故事。

大三实习的时候旅游卫视《行者》开始播放《搭车去柏林》,讲述了两个近乎脑残的男人谷岳、刘畅从北京一路出发,沿路死皮赖脸的搭车蹭吃蹭喝的去柏林,唯一的理由就是谷岳为了能去柏林见他的女朋友,后来开始看他们结束征程刘畅写的书,把沿途的经历写的那么得意那么水到渠成那么自然而然,现在又开始看谷岳写的书,字里行间透露着旅途的艰辛还有对自己未来媳妇的思念,往往由于当地网络的原因无法联系,期间也夹杂着他担心由于缺少交流而和那个女主就那么结束了。其实大多数的爱情都是平淡的,没有几个人的会和影视剧里面一样那么狗血,最多的情况下就是为了另一半做一些可能难以尝试的事情和经历,《搜索》里面说如果想让他爱上你,就和他去蹦极。也许没有几个人能像谷岳那样横跨数个国家去见自己的心上人,不过大多数的都可以嘴上山盟海誓、海枯石烂。有时候也会想想有没有谷岳那样的勇气为了一个人去做一些看似荒唐的事情,我们能做到的估计没有他那么伟大,却可以如此的动人和甜蜜。说实话,我十分羡慕谷岳,可以去追求很多人不理解却能够铭刻一生的东西。路上的点滴收获还有见闻都可以找到一个人去诉说,尽管那个人远在天边。

有次去了凤凰,虽说是淡季却也遭遇了人山人海,期间游玩儿的心情霎时低落许多,最后不得不仓皇而逃,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凤凰的明信片儿看起来还可以。从铜仁回来的火车上看到同车厢一个姑娘端着沈从文的《边城》专心致志,到重庆后开始看沈先生的散文,读到《湘行散记》的时候,对沈先生和张兆和的书信让人觉得这分明就是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啊!恰好前几天看到一个微博是说沈先生追张兆和的时候,沈是老师,张是大一的学生。沈从文久追不下号称要自杀,把小姑娘吓得够呛,拎着一摞情书找到校长说:“你看沈先生,一个老师,他给我写信,我现在正念书,不是谈这种事情的时候。”没想到,校长告诉他“这也好,他文章写得好,你们可以通通信嘛。”这个校长就是胡适。估计是得到了沈先生的真传,在散记里面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还有许多今晚吃了什么、又看到了什么,但是就是这些小事无不让然艳羡这对儿,也可能是手写的书信比我们现在的网络、手机来的更加的实诚和感人,有时候真感叹我们为何生活在现在这样的时代,想想那时候写写信,聊聊天,这样的爱情让现在的我们真真儿的垂涎三尺。后来读沈先生的《边城》,去年看了大概不下4遍,每一次都有不一样的感觉,然而,最真的还是他和张兆和的那些书信,虽然没有看上几次,不过一次足矣体会沈先生当时的心情。我想,如果有异地恋的,远方老友的,通通书信估计别有一番滋味。赵咏华的《最浪漫的事》里面说“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我觉得当我们老的可以坐下来喝茶聊天的时候,翻开那些属于历史和时间的书信,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和体会?欣喜若狂?老泪纵横?还是万语千言?

说句题外话就是现在流行的“不想当夫人的研究生不是好研究生”这样的风气不会是从胡适那会儿开始的吧?

后来我想,爱情不一定需要多么轰动或者完美,像上面两个情况估计就让很满足了吧?一个可以做出很多牺牲,像《冷山》一样历尽艰辛只为见到“梦里寻他千百度”的人,一个可以无论何地都可以日夜思念,絮絮叨叨的说些无关紧要的事儿。每次看到“你负责微笑,我负责拍照”这句话都想说:次奥,老子就差一个微笑的啊!

骑车去成都的时候问是不是就直接去西藏了,我想,我可能还差一个人。


评论

热度(1)

  1. The RecordThe Recor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别的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