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cord

生活大致都一样。
而每个人都想过得有点区别。

我们在做的事情,被我们记录下来的点滴,只是用来取悦自己的一种消遣。

--------------------------
关于【私人信箱】:最欢迎情书和告白。但是因为我们有4个人,能不能麻烦写清楚是给谁的呢?
关于【麻辣鸡汤】:有问未必答。尤其是玻璃心的人儿就不要轻易尝试了。
关于【与我们一起记录】:你要知道,一切都是自愿的,现阶段我们给得起的回报就是点赞!

关于,我们。
如果你对我们感兴趣,你可以:
①在以往发布的图片中试着找找“TR战斗小组”的相关内容。
②点击首页【归档】,在新页面右侧点击查看你感兴趣的人的主页。

是时候停止幻想了。

到哪里去盖证明我们关系的红章

Xiao:




每次有人拿着公会的函来找我开证明,我都有种说不出的失落和讽刺感。

来的人通常都是单位退休已故老员工的子女。

来的目的通常都是要单位出具相关的人事档案资料证明子女关系。


觉得失落是因为,世界上最无可厚非的一种关系,父母与孩子,到最后竟然要依靠一纸盖了红章的复印件来证明。

觉得讽刺是因为,想要证明这种关系,都是因为涉及财产继承、分配问题。


我没有多余的兄弟姐妹。不能体会这种“分得多少”的心理感受。开始还抱着“证明血缘羁绊”的心情翻查档案,次数多了也就麻木了,偶尔来几个气势汹汹的,真觉得悲哀。

每次去档案室查资料的路上我都在想,会不会有一天,我也要面对这样的困境:某个至亲的人离开了,我得费力的去找一堆陈旧文件来证明我们的关系。

继而又会想,以后得认真填写履历表、人事简历、档案资料。说不定哪一天,也会有人需要我曾经留下的笔迹来证明我们的关系。


真是无趣。

评论(1)

热度(2)

  1. The RecordXia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