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cord

生活大致都一样。
而每个人都想过得有点区别。

我们在做的事情,被我们记录下来的点滴,只是用来取悦自己的一种消遣。

--------------------------
关于【私人信箱】:最欢迎情书和告白。但是因为我们有4个人,能不能麻烦写清楚是给谁的呢?
关于【麻辣鸡汤】:有问未必答。尤其是玻璃心的人儿就不要轻易尝试了。
关于【与我们一起记录】:你要知道,一切都是自愿的,现阶段我们给得起的回报就是点赞!

关于,我们。
如果你对我们感兴趣,你可以:
①在以往发布的图片中试着找找“TR战斗小组”的相关内容。
②点击首页【归档】,在新页面右侧点击查看你感兴趣的人的主页。

是时候停止幻想了。

tr201108 一直不来的理想

你的理想是什么?

队长:环游世界。第一站中国。Cas: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简简单单的生活。潘兽:老婆孩子热炕头,有肉吃有酒喝,没事遛鸟顺带调戏个良家妇女什么的……:一,有钱 二,旅游,三,开一家让每个进来人吃了觉得舒心的点心店。Sky:现在的,是找份好工作,然后能和她住在一起。桶桶:希望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还有我自己快乐吧。星星:欧!以前是去新西兰买牧场当农民欧……(现在呢?)现在木有理想但有目标。理想太远大! Xiao:目前的是有工作。有工作室。有工作团队。老墨:在这个基情四射的年代……有一个多金优质的帅哥能够属于我……这个是目前的。Tang.:环游世界。最想去欧洲。Lyj 2.0T:帮助需要帮助的人!J.:世界和平。我的理想是世界和平。我告诉你了。Geiveu:嫁个好人。脸变小。(到底是哪个?)人哪儿能就一个愿望啊?


---------------------------------------------------

{ 一直不来的理想... }

 

    理想的事物或人,作为目标,有时候容易误导人。

 

最近看了一部美剧,然后尝试回顾了一下我所心动的那些角色,那几个我兜兜转转都还是喜欢的演员,总结了一些我所认为的共同点。于是,那种“恩,我果然是喜欢这样的男人”以及“我要找个这样的男人”的想法也就自然形成。

 

但是,这种清晰、明确的目标,往往只对那些能够自主控制的事有意义。大多时候,理想只是在制造灾难。

 

曾经和一个朋友聊过类似的话题,我用购物来打比方。

就像,你想要买一件针织衫,你脑海中必然会有一个画像,一个样本,一个你所想要的针织衫的模样。而你会发现,如果你对针织衫的细节勾画得越清楚,你就越难买到。

当然,如果你可以控制这件事,例如,你是一个服装设计师,或者你恰好认识一个服装设计师,你或许可以制作出你理想的针织衫,分毫不差,且仅此一件,这就是所谓的just made for you.

但多数人都没有这样的好命。他们得在有了“买一件针织衫”的想法之后,大脑里装着自己的“设计图”游走在大街小巷,出入各类商场小店,在淘宝搜索栏类恨不得插入一张服装样稿来找到理想的那一件。

情况A:不知道是想要的针织衫太普通太大众,还是隔空和服装厂的人有了心灵感应,你不费吹灰之力就抱得美人归,购得漂亮衣服回,而且它就是你想要的那种样子,不高不肥,价格也和你的预算一致。那恭喜你,A类人真的是上帝的亲儿子。

情况B:不知道是想要的针织衫太诡异还是当地服装品牌缺乏品味,你看着整个商场都挂满针织衫,却就是没有一件是你要的。不是太长就是太厚,不是颜色不对,就是尺码太小,反正无论如何都在挑战你的自信和底线。这种情况下,C分队的孩纸会选择妥协、将就,挑一个所谓的最接近,想着回去洗衣机搅一搅,衣架挂一挂,一样能空荡飘逸;D分队的孩纸接受传统教育,坚持不懈,决不轻言放弃,继续迎接下一个“欢迎光临”和“欢迎再次光临”。

 

你一定曾经是C。退而求其次地带它回家,小兴奋地套上身,然后小暴躁地对着镜子,自我安慰或者懊悔愤怒;穿它出门,三步一整理,五步一确认,逢人先说,其实我想要的是什么样什么样的,但是,因为,所以,唉。一类C乐观积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到底,他们改造衣服,或者改造自己,从此逐渐走向幸福和谐;另一类C忍无可忍,终于将衣服锁在柜子,或者送人,或者转手,或者甚至扔掉,然后重回D的阵营,或者直奔E大队。

 

E大队现在有一个很潮的标签,那就是“剩”。

当屡败屡战的D终于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问题的时候,当春去秋来又一年注意力脱离针织衫之后,一类D会开始安慰自己,针织衫并不是必须的,或许一件衬衫更惬意。于是他们又开始规划衬衣事业,重头来过。另一类D要么绝望——这个城市这一辈子这个理想估计是没有希望了;要么固执——物质决定意识,一定有那么一件针织衫,在命运的旮旯角等着与我邂逅,一定是最适合我的,所以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要……他们就组成了强大的E大队。

 

当然,就购物这个比喻本身而言,我是满意的,它能够很大程度上说明我的意思。也能解释那种“越想买,越买不到”的情况。

但是购物比喻上存在一个超出理想的设想,就是设计师的存在,这在某些方面难以实现。例如,你想要找一个理想的爱人。人们常常会问,你喜欢什么样的。然后你会开始bla bla数一堆优良品质,偶尔夹杂几个能够忍受又不失可爱的小缺点。

这种情况下,你多希望有一家订人厂,或者是《绝对男友》里那样的“造福女性”科技公司,你多希望你是女主角,能够有那么一套程序让你选择你喜欢的瞳孔颜色鼻梁高度开朗程度……然后不多时,他就走到你门口哐哐敲门,说,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此外,世间持各类看法站在各类阵营的人都有。或许你也ABCDE人群里都晃荡过,甚至不只一回,一边觉得理想骨感到一次次折断,让人痛不欲生,一边又期盼着下一次。

 

理想的开始都是美好。都因为生命的某个瞬间灵光一闪。然后,大家便开始寻寻觅觅。最近看了《明日之丈》,里面大叔告诉丈什么是“明日”,说了一句话,“明日,这个东西,如果你只是沉迷于美好的今日,它就永远不会来。”

我想,这对理想而言再适合不过。重要的从来都不是理想是什么,而是为了明日理想,你是在沉迷于它的美好,还是在奋战。

“浑身浴血,沾满汗水与泥泞,变得伤痕累累,直到让人觉得你已经疯狂……正因为有这样的今日,才会有明日的到来……”




评论

热度(1)

  1. The RecordThe Recor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X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