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cord

生活大致都一样。
而每个人都想过得有点区别。

我们在做的事情,被我们记录下来的点滴,只是用来取悦自己的一种消遣。

--------------------------
关于【私人信箱】:最欢迎情书和告白。但是因为我们有4个人,能不能麻烦写清楚是给谁的呢?
关于【麻辣鸡汤】:有问未必答。尤其是玻璃心的人儿就不要轻易尝试了。
关于【与我们一起记录】:你要知道,一切都是自愿的,现阶段我们给得起的回报就是点赞!

关于,我们。
如果你对我们感兴趣,你可以:
①在以往发布的图片中试着找找“TR战斗小组”的相关内容。
②点击首页【归档】,在新页面右侧点击查看你感兴趣的人的主页。

是时候停止幻想了。

TR2011.10 致高三

 

 

{ 致:高三。}

 

高三时候的我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来得叛逆。

 

优秀似乎是我们家一直期待和追求的目标。但都谈及得相当隐晦。大人们总是赞赏各种看起来符合期待的行为举止和想法,做不到出类拔萃,至少也应该循规蹈矩。而在这样的环境中,孩子体现出了最敏感的天性,接受来自家庭力量的塑造,逐渐学得看重来自别人的肯定。

 

更小一些的时候,刚刚开始思考自我的时候,我鄙夷所有的优秀与突出。

站在风口浪尖,往往摔得惨烈。

心存怨恨。希望变成一个不受控制的孩子。努力沉默与平庸。只是倔强而偏执的为了证明,我要自己做主。我的好与坏,都要脱离无关的束缚。我不关心也不去在意旁人的观点论断,那些从来就没有对你的生活给予多大帮助或者自以为对你有多大帮助的旁人。

 

我曾经很直接的同我母亲讲,其实我读书,努力有好成绩,都是为了你。

我至今都能清晰地回忆起我母亲当时诧异惊讶以及略带愤怒受伤的表情。怎么会是为了我。

是呀,为了你在人前能被人称赞,为了你不至于羞于谈起关于孩子学习成绩,为了你能骄傲的炫耀。为了大人之间的各种互相恭维。倘若仅我选择,我不想上课端坐,不想在没有人举手回答问题的时候出个风头,不想成为榜样模范,不想成为好学生。

 

高三,一度不被看好。从成绩到理想,突然感到自卑和愤怒。需得向人证明,不好,只是因为我不想好。需要证明这是一种能力,而不适合因为无能而自欺的说法。而唯一手段,还是回到成绩问题上。

虽然人人都说,人人也都明白,成绩是个屁。却无能为力的接受,它会决定你的生活未来走向和面貌的谎言。为何,因为你的生活与他无关。

你好与坏。他只是名看客。

不拌坏,是这种情况下最明智的选择。因为无论最后你的结果如何,他都进退有余。

 

人。各种人。有意无意地将高考掘成一道深渊。

我总说,高三最苦的不是高考,不是没日没夜的学习。高考也不只是考场里那几天几个小时。高考是一种考验。看起来考的是你的智力。事实上考的是你的人际关系。

考不好不可怕,那只是一个分数;考不上也不可怕,那也只是一个台阶。真正让你焦虑难熬,放不下拿不起的,是你潜意识里对高考结果可能撼动你人际关系的恐惧。

 

回想你的高三生活。父母可能变成了最讨厌的人,除了学习之外的事情其余免谈;朋友可能成为了竞争对手,不再亲近,或者谈话的重点全都偏离考试,无关痛痒;老师变本加厉,除了学习一切事情都不是正式,哪怕是吃饭;还有那些亲戚朋友,各种献计献策关心担心热心,可能根本不盼你好,可能根本就觉得你不会好,可能心里等着看你的笑话,等着拿你做反面教材……

你所有的人际关系都能够在你的分数上得到反映和验证。

你自己也明白,若你的成绩一直抬不起头来,你会愧对父母,你只是没有和出卷人的思路高度一致,就成功的让你的父母蒙上了“失败”的光环;你会影响朋友,至少让他的父母开始对你有所顾忌,你不能产生积极正面良好的影响,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你会成全老师和恶势力对你的各种打击讽刺,让那些准确预言了你结局的人自信心膨胀到他自己都崇拜自己。

倘若你不能保证你的成绩能一直昂首阔步冲出地球,那你也定能感受到来自外界的,比你自己还不安的关怀。他们告诉你,你要如何如何努力,同时劳逸结合,要如何如何再进步,同时要保持稳定,要如何如何别放平心态,同时又要如何如何不松懈……

比较有意思的是,通常好成绩都会带来积极响应,笑脸,赞美,肯定,精神与物质上的奖赏,各种新的协议以及旧协议的放宽甚至废除……人们有意无意的都在使用所谓“强化”,企图控制你的行为甚至行为结果。

 

曾经去某中学给高三学生做过一次考前焦虑辅导。多数学生来咨询,都会说,担心考不好以后,不知要如何同父母交代。

我问,你如何同自己交代呢。

学生说,我知道我自己什么样,我也不觉有什么太大不妥。只是怕父母不接受罢了。

 

这让人难受。

一定意义上可以理解为,若我是个废物,表现为我考不到好分数,我就不配父母喜欢我。

而痛苦源自于,我希望他们喜欢我,我却无法满足他们喜欢我的条件。

父母这种时候都会跳出来说,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希望你好。你考不好,我们也同样爱你啊。

 

有人说,人类沟通的最低层次,就是语言。

某种程度上,某些观念的形成源于自身接收到的信息和对信息的体验理解。对于这种“有条件的爱”的主观体验,绝不是一两天,一两句话,一两件事就能促成的。

从小到大,当你搞坏了家里的贵重物品,你父母的反应如何,是先关心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被吓到,还是骂你败家骂你混蛋骂你活该。

当你某个方面不尽人意时,你父母是安慰鼓励帮助你,还是搬出他并不了解的“谁谁家谁谁谁”来打击数落你一番。

 

人本主义心理学里说,我们都需要无条件积极关注。尤其是父母对于子女。那种爱应该纯粹而不设要求。无论这个从你体内分离出来的生命将做何种形式何种内容的演出,你都应该要真正的爱他。

不因为他半夜哭闹不睡,而厌烦;不因为他调皮捣蛋,而暴躁;不因为他不好好吃饭,而威胁;不因为他没有好成绩好工作,而用各种失望企图让他内疚自责。

无条件积极关注,也不是不分是非黑白完全丧失原则的宠溺和放任,而是在任何情况条件下,态度、情感和行为的一致,一致的爱对方,接受对方,支持对方。

作为理论,完美得让人憧憬。

 

再回头说高三。我想下一次再去给面临考试总能体验到焦虑的孩子讲课或是交流时,我一定会告诉他们,现在你也可以把高考当做一个检验棒,去检验你所拥有的一切人际关系。看看当结果揭晓时,哪些人际关系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谁对你的笑脸比从前更多,谁对你更为苛刻;谁仍然如同从前;谁仿佛从未存在过。

 

 

 

 

 

 

 

 


评论

热度(1)

  1. The RecordThe Recor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X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