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cord

生活大致都一样。
而每个人都想过得有点区别。

我们在做的事情,被我们记录下来的点滴,只是用来取悦自己的一种消遣。

--------------------------
关于【私人信箱】:最欢迎情书和告白。但是因为我们有4个人,能不能麻烦写清楚是给谁的呢?
关于【麻辣鸡汤】:有问未必答。尤其是玻璃心的人儿就不要轻易尝试了。
关于【与我们一起记录】:你要知道,一切都是自愿的,现阶段我们给得起的回报就是点赞!

关于,我们。
如果你对我们感兴趣,你可以:
①在以往发布的图片中试着找找“TR战斗小组”的相关内容。
②点击首页【归档】,在新页面右侧点击查看你感兴趣的人的主页。

是时候停止幻想了。

TR201201 老鼠说

【老鼠说】


14楼来了只老鼠。我在深夜2点与它对望了一眼,然后尖叫着跳上床不敢动弹。

不知道到底是我比较怕,还是它比较怕。


老鼠说,原来你胆子那么小。


我是个胆大的人吗?

我不知道胆大的标准是什么。

我鼓起勇气敞开门,敲打桌子,示意让这夜行生物赶快离开,却没有丝毫效果。

这样比起来,我的胆子大概还不如老鼠。

因为我也不敢离开。

半夜2点。无处可去。也无人可以求助。有那么一个瞬间,我甚至思考了一下能不能报警。


我坐在床上,开着电视开着灯,死死盯住老鼠藏匿的方向。又委屈又害怕。

撑了整整一夜。中间有一次撑不住打算睡了,老鼠又开始骚动。我用杆子拍打盒子,鉴证了一次抛物线运动。

快天亮的时候感觉头痛得快要裂开了。整个脸都是麻的。电视的声音听起来忽大忽小。感觉窗帘正在晃动。

老鼠顺着三脚架的一条腿往上爬。我来不及抓工具,一声尖叫把它吓得掉回箱子后面。

……


5个小时。感觉无比的漫长。原来夜间电视都演那么无聊的内容。

Cas赶来救援。

食物塞进冰箱,塞不下的扔掉。收拾规整了堆积如山的衣服裤子鞋子书笔记本笔。在房子里布置上粘鼠板。堵上了空调管道穿墙造成的洞口。然后我们来来回回进进出出了一整天。未果。

陪了我近36个小时之后,Cas回家去了。


之后,我关上屋里所有的门窗,只敢窝在床上工作。

之后,只能开着电视睡觉。

之后,回家变成了一件痛苦的事。

之后,我的听觉变得异常灵敏。楼上东西落地的声音。电视机音响的哧哧声。广告的背景音乐。风吹草动,皆是兵。


至今,刚好一周。

是。我是个胆小的人。没有看起来的勇敢。所以你就挑中我的房子吗?


老鼠说,是因为屋子够乱,吃的够多。


父母来看我。一进门,我爸就说,你当初应该租一个二室一厅。专门用一间来装东西……

不爱收拾。因为懒惰。被子从来都是不叠的。衣服堆在一起,每件扯出来都是皱的也不在乎。袜子从来都是堆起来一起洗。书在哪里看就放在哪里,才买回来的书架就已经放满。书桌也乱成一团。收包裹的箱子。矿泉水瓶子。各种买来放着在不想做饭不想出门的时候就用来填饱肚子的饼干零食……

我妈说,我给你收拾一下吧。

我说,不要不要,到时候东西找不到。我说,不用不用,一个人无所谓。


我妈从来都说我不像个女孩子。不爱干净。不爱收拾。又懒又邋遢。

现在一个人住着,就更不用在乎,整个空间都是我的,心情根本都不会用在叠衣服整理书籍上。


扔掉的食物里还有上学期去唱歌抱回来的小吃。(⊙﹏⊙b汗)国庆从家里回来带着没有吃完的饼干……

我囤货的本领也不知道是跟谁学来的。


之后,不敢再在家里做饭。

之后,开始起床后叠被子。

之后,用完的东西放回原处。

之后,有垃圾立刻扔出去。


至今,刚好一周。

我不再往家里买吃的。我也不再乱堆东西。所以,你离开了吗?


老鼠说,我当然是要离开的。谁能像你一样宅!


一个人住着,守着电脑守着电视守着冰箱火炉热水器,外面的时间就是我阳台望出去的风景而已。

虽然饭做得不好,但渐渐开始不愿意去外面吃。也不知道是跟着谁学来的,开始觉得外面食物不够干净……(真的作怪。)

有时候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与别人的交流都是打字。最后连QQ都不上了。微博都是转发。

某个晚上睡得很晚,头痛。躺在床上害怕自己会死掉。死掉之后多久会被发现呢。


我害怕社交。是个极其被动的人。

我觉得人与人应该自然而然,人们聚在一起互动也应该是个自然的过程。不必刻意。

对于为了认识而认识,为了关系更好而互动的所谓人情世故不能理解,也排斥那样去做。

我只是因为我们有好的关系,所以才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打发时间。而不是为了建立关系,而找话题,而买单,而客气。

我妈说,你情商太低。


我不知道旁人都在做什么。这种疏离却不断绝的关系刚刚好。

老墨说,好朋友是可以断掉联系的,但是断不掉感情。可以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而朋友只能依托于接连不断的你来我往,还有小心翼翼……

老墨说,所以,有些时候,你可以任性点的……


我坐在电脑前面,泣不成声。


之后,深刻体会到“太独立”带来的副作用。

之后,“要和你在同一个城市”的念头变得更加强烈。

之后,同学回来请吃饭,变得很激动。

之后,开始往外走,在人群里变得安心。


至今,刚好一周。

我为我从前的龟缩疏离敷衍和逃脱而难过,对你们的不离不弃和爱我充满感恩。


评论

热度(1)

  1. The RecordThe Recor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X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