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cord

生活大致都一样。
而每个人都想过得有点区别。

我们在做的事情,被我们记录下来的点滴,只是用来取悦自己的一种消遣。

--------------------------
关于【私人信箱】:最欢迎情书和告白。但是因为我们有4个人,能不能麻烦写清楚是给谁的呢?
关于【麻辣鸡汤】:有问未必答。尤其是玻璃心的人儿就不要轻易尝试了。
关于【与我们一起记录】:你要知道,一切都是自愿的,现阶段我们给得起的回报就是点赞!

关于,我们。
如果你对我们感兴趣,你可以:
①在以往发布的图片中试着找找“TR战斗小组”的相关内容。
②点击首页【归档】,在新页面右侧点击查看你感兴趣的人的主页。

是时候停止幻想了。

TR201211记相亲

最后,还是和美小联在一起了。


       有研究表明,过了二十五岁,还没谈过恋爱,据说婚姻幸福指数就会大打折扣。眼看着二十四马上逼近,谈个恋爱比找个工作还紧迫。


       要找个什么样的才觉得可以?那个标准一直在变化。从外表到内在再到内外兼修,从极度概括到极度细化再到极度提炼……我说过,它就想一个理想一样,一直在那里,却一直都不来。从前这个事情相对还是比较简单的,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基本上没有恋爱环节,不需要培养感情相互了解,那时候的婚姻和读书一样,到了年纪,该干嘛干嘛。主要考察的是你爹妈的情况——所谓的门当户对。而现在情况变得很复杂,孙某某说,等待已经不受用了。再不行动,要防的就不只是小三,还有小受。在爱情都拿去喂狗了的年代,我们都见证了身边那一颗颗玻璃心如何跌跌撞撞碎成了饺子馅,也都听惯了那些“不相信爱情了”“感觉不能再爱了”的感叹。

       终于还是要面对现实,相亲吧。


【1】

       万事开头难,没经验没参照没指导的,也不好意思就到处发小广告求被捡。

       老郭热心地给我介绍了一个朋友,叫老招,说是人品好为人好,成熟稳重,事业有成,就是眼光极高,多年来一直没交女朋友。

       这话说过了没几天,老招就到重庆来了,老郭说去见个面,可以了解一下。约了时间,却碰巧有事去不了,接待一事就拜托老谢帮了个忙。

       老谢说,你居然找做地产的?!我也没说啥。这不是朋友的介绍么,总不至于坑我呀。

       次日,我正打了午饭从食堂出来,就接到老招秘书的电话,约我下午见面。一个激动答应了,结果挂了电话发现时间紧迫,于是急忙回家换了衣服饭都没吃就风风火火搭车去了。第一次相亲真的就是没有任何经验,光想着得给别人留个好印象。

       结果那次见面不怎么愉快。老招没出现,倒是他的秘书在1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问了我一堆我答不上来的问题,例如问我某几个数字是什么关系,问我二战哪年爆发,问我世界上第一辆汽车是谁发明的……

       首战告吹,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老郭倒是一直热心,问我进展。我说估摸没戏了。他说,没事儿,你再多看几个。

        我想也是,就当经验积累了。


【2】

       还好在做媒这件事上,热心的人还是多。一个师姐开导我,找对象得找差异小的,让我从本地人士入手。我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师姐莞尔一笑,说南最近也在找对象。让我去试试。

       这个南还真的不错,文化人,还小有名气,以前一起工作过一段时间,也算是认识,感觉人也挺好……既然这样那就试试。结果这事儿还惊动了我们老板,自称和南他们家某某交情极深,特意交代对方为我引荐。

       本来觉得这么一来好像还挺靠谱的,结果连面都没见着。

       我们老板心里过意不去,马上又给介绍了另外一个。也是个文化人,和南是同行,但是名字特土气(不想提)。我们老板说,你看人家住的地段就知道不差。于是我也不管不顾的去了,结果更莫名其妙。我在约定的地方瞎等了一天,对方姗姗来迟,还非常正经的给我说,他有喜欢的人了,就在来的路上遇到的一个从上海回来的“外联部”的小姑娘。

       我说没事儿没事儿,挺好的。对方说,不过咱们还是可以再了解了解,要不约个时间吃个饭?

       ……

       回到家自己深深反省和总结了一遍,看来靠人介绍这条路是不太稳妥的。还是得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于是,进入网上搜罗阶段。


【3】

       网络真是个神奇的东西。那么多的婚恋网站,实名,性格配对,同城推荐,电视海选……各种各样。看看头像,查查信息,留留言,发发邮件,然后就这么遇到了美小联。

       事到如今我也无法解释我当时给对方留言的原因是什么。他不帅啊。

       过了几天,接到个短信。美小联说他要到重庆来,某天某时间某地方。说如果我有空可以过去。

       这事儿靠谱吗,也没仔细思考。那天正好去城里帮老板去拿资料,时间还早,打了个地铁就去了。穿得很随意,而且除了一摞证书之外啥玩意儿也没带。

       美小联在那儿,他三姑六婆也都在那儿。一个个笑眯眯的,不紧不慢又逻辑清晰地给我介绍他的情况。重庆人,现居深圳,英语专业,做教育培训,收入不错,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孝顺父母,有责任心,对生活充满激情……

       美小联给了我一张名片。然后我们聊了聊他的工作。我惊奇的发现我们的价值观出奇地相似。他对自己的人生和事业有规划,有目标。重要的是,他是有梦想的人。

       临走的时候,他说,我明天还有个会,之后空了再和你联系。

       我心里激动,但不好判断是不是客气话,所以也没当真。

        

       第二天晚上,美小联真的打电话来约我见面。

       这一次换他问我。我的专业。我的家乡。我的生日。我的爱好。我们聊过去有成就感的事,聊未来的理想和目标。说起工作,就聊如何处理紧急情况,如何在有限预算下办好经验交流会。最后还一起玩儿了会儿图形推理。

       到了晚饭时间,美小联说,我家人想见见你。

       我心里想,这么快?

       他说,就我哥,很好说话的。


       于是又一个早起。穿得人模狗样就去了。

       一通忽悠之后,美小联他哥就开始称赞我、认同我,与我分享他对美小联的看法了。他告诉我美小联不是我看到的或者我想象的那么好,他也有一堆坏毛病,比如有时候也不顾及别人感受之类的。完了还夸我是个好姑娘,让我一定好好考虑清楚。

       本来忐忑的心突然平静了。我给老肖打了个电话。结果老肖一听对方是“个体经营户”就表示不作考虑。我心里想,反正也没戏。听起来美小联他哥是夸我,说美小联配不上我,可是谁知道人家是不是在婉转地告诉我“你们不合适”。

       吃了个午饭,美小联给我说,他哥把我赞了一通,于是他舅舅也想要见我。

       我说,你舅舅不是在深圳吗?

       他说,可以视频啊。

       于是隔天下午,我又和美小联他舅舅聊了会儿天。

       他舅也是个特有意思的人。微胖。说话的时候永远不知道他在看哪儿,眼神非常飘忽。

       知道我是学心理学的,就一个劲儿问我心理学的问题。和我讨论心理测评,讨论九型人格……聊着聊着,话锋一转,突然问,你能给我说说你留这个发型的原因吗?

       我们聊了大概四十多分钟,他舅有会要开,告别之前给我说,你明儿有时间吗,你和美小联他妈聊一聊吧。

       我心里一阵嘀咕,面子上却笑笑地答应了。相亲现在都那么彻底吗?我到底还得和多少人聊一聊啊?


       美小联妈妈长得很好看,和善又不乏魄力。一开口就先说他舅、他哥都夸我。我真是打从心里觉得这一家子人情商真是高。

       心情还没来得及放松,他妈就开始给我说,她一直希望美小联找个什么什么什么样的女朋友。我一听就迷茫了,因为那个描述那个标准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难道她是在婉转地告诉我“姑娘,你很好,但是你们不合适”吗?

       我心里默默揣测,没应声。她妈又接着说,你这么优秀,肯定有很多人追吧。我突然想起老肖之前叮嘱我,见对方家长别紧张,见了这么多了该说的也都说完了,最后适时表个态就行(老肖这个人,反复得很)。我就说,我觉得美小联挺好,我很喜欢他,如果可以,我想好好和他在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打动了对方。虽然直到最后,她还是在强调希望美小联找个什么什么什么样的女朋友,但却主动给我留了联系方式,让我以后多和她联系。

       十分的茫然啊。


        刚关掉视频,美小联电话就打来了,问我和他妈聊得怎么样。我说挺好啊。他说,那就好。我说,那你不问问你妈怎么感觉的。他笑笑,说,明儿上午咱俩见个面吧。我心里想,靠,过五关斩六将,最后还要打BOSS啊。


        美小联带我去了他们家在重庆的老房子。他们去了深圳以后,这房子就给他哥住着。装修得很现代,地理位置那真正是极好的。他哥招待极周到,极热情,水果饮料蛋糕放了一桌子。

       美小联说,我妈觉得你很好。我说,然后呢。他说,你真的想好啦?要和我在一起。我说,你觉得呢。他说,我给你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吧。我说,也行,是得想想。他说,那光棍节之前吧。

       我说,行。之前你让我见了你那么多家长,现在我也要面试面试你。美小联笑眯眯的,说,行啊。

     “你在深圳,那也就是我也要去深圳?”

     “是呀。”

     “那我要是不想去呢。”

     “你可以去见见我生活的环境,我工作的地方,我的家人,我的朋友……”

     “那见过以后呢。”

     “你如果实在不喜欢那个地方,那咱们也可以考虑去别的地方。”

     “这么说,还就是一辈子了?”

     “如果你不光是不喜欢那个地方,连我你也觉得不喜欢了,也可以离开的。”

     “那要是在一起一辈子,你的钱给我管吗。”

     “这个……”美小联有点犹豫,我心里也犹豫了一下,这个什么,不愿意就不愿意,愿意就愿意,“这个”算什么。

       美小联看看我,接着说,“咱们现在说这个太早了吧。我两都还没成呢。”

       话正说着,美小联他哥从里屋窜了出来。“大胆啊,不用那么没安全感。再说,安全感这种事也不是光看财政大权的不是。美小联要是现在拍胸脯说都给你管,你信么?不过你放心,他是个孝顺孩子,孝顺的人心善,不会坑你的。”

       不说还好,一说心里更没底,这一家人真是没一个能捉摸透的……

       美小联说,你回去再想想吧。或许我现在许不了你豪宅跑车,但肯定也不会让你饿死。  


        我和老叶、老汤、陈勇勇说起这个事。老叶说,急啥,再看看呗。你这才开始,别愁。老汤说,别那么俗气,两个人在一起,志趣相投最重要,钱什么的,狗屁。陈胆大也直白,直接说不合适,再找。

       我心里乱,想不清楚。或许就是不够喜欢。美小联,长得不帅,实力一般,很难判断是不是传说中的潜力股;虽然有干劲,有目标,有内在吸引力,可是很难判断会不会是一个火坑。最致命的是,居然还给我时间做决定,不知道我是那种想啊想,想到最后就会放弃掉的人么?!果然,一段感情如果得不到祝福,还是很悲凉的。

       老肖说,怕啥,要在一起就在一起,又不是在一起就不能再找了。(震惊!)

       我妈说,你自己喜欢就好。不过也不用那么急,多见几个比较一下嘛。(叹气……)   


       


【4】

       在美小联给的不长不短的考虑时间内,又遇到了几个人。

       有个上海的,叫阿邦。听名字就能大致想象出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把自己比喻成“发动机”,高效,负责,还令行禁止。聊了整整一天,只见他走神时候笑过一次,内心深感压抑,不由地又想起美小联还有他极具亲和力的家人。        

       阿邦喜欢说“年轻没有失败”,然后总是一副观察者洞悉一切的姿态注视你的一举一动,说话都不带助词的。到了下午快要天黑的时候,他硬邦邦的气场突然散去,问我,你愿意去上海吗。

       我终于承认,你很好,真的很好,就像上海很好一样。但是我们不适合。

       见完阿邦那天晚上觉得思绪更乱了。好像各种“再找找”、“再试试”、“再等等”、“再比较一下”的结果只是为了验证我其实比较喜欢美小联而已。真是难以分辨我当时的心情是轻松还是失望。

        阿邦之后,还认识了另一个人——官二代富二代还带着留洋背景的中海。开始听到名字的时候也觉得甚是土气,后来才知道,这名字意义非凡,是卓越身份地位的象征。其家大财大势大的事实从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尽显无余。

       首先,见面的地点就约在超级“高档”的地方,门口光是随从就黑压压站了几排。我远远看到的时候,就给O姐发微信,说自己肯定驾驭不了这样的人。

       O姐带着天生激动的声音鼓励我说,试一试,试一试嘛,我等着你成了回来大宴三天。

       像中海这样的人,吸引力是多方面的,因为从头到脚都贴满“优质”标签,和我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酸葡萄心理一发威,总不自觉地想挑对方的不是。结果发现,这样的人可恨之极,完全没有一点炫耀一点自负,从头至尾一直文质彬彬谦逊有礼,让人想要借题发挥都无机可乘。

       其次,中海介绍了自己的情况,系统有条理,逻辑清晰,重点突出,完全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品牌在做推广。

       最后,他微笑着说,你做个90秒的自我介绍吧,说说你的与众不同之处。

       正常人会这么说吗?!

       当时那种心情复杂到想要优雅告别然后帅气走掉,但想要嫁入豪门从此飞上枝头趾高气昂四处横行的虚荣心将那个想法瞬间击碎,转向开始拼命思考我的与众不同之处是什么。

       就在最痛苦的时候,又想到了美小联,想到他那一家子亲切的人。我当时是怎么介绍自己的呢?好像就是很自然的说话啊。

     

回过神来看到中海先生微笑着等待你说话的样子,就很想让他先去SHI一会儿。最后我连90秒都没有说满,反正除了声音洪亮之外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说啥。

       中海先生笑笑说,非常感谢你今天能来,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下午2点左右和你联系,好吗。

       我就悻悻地走了。那种感觉就像一直穿运动鞋的人,突然之间要穿高跟鞋,怎么都太勉强。

       吃了午饭,买了本书消磨时间,果然2点就接到了电话。约半小时后某茶楼。我心里想,这是在开玩笑吧。难道我的生活也要偶像剧一把?


        到了约定地点,发现中海还带了个年轻人来。西装笔挺,同样一副富家子弟的派头。中海介绍了一下,原来是他的远房亲戚,叫大州。江西人。

       我还没反应过来,中海就说,大州和你年纪差不多,你们可以聊聊。然后找了个理由就撤退了。

       哎,生活真是充满了讽刺啊。我完全找不到话题和对方聊,只好默默坐着。

       对方见我不说话,主动开口。问我的专业。

       我说心理学。

       对方又问,那你们这个专业全国哪些学校比较好啊。

       我刹那间就迷惑了。这是认认真真在问呢,还是想洗刷我呀。

       ……

       直到对方说,我是江西人,还隐隐透着某种骄傲。

       我突然就意识到,对话快要结束了,因为我内心已经烦躁到很想飚一句so what,但说出来的却是,没去过。

       ……

       这段不长不短看起来应该是有礼且正常的对话,实际上就是一个话题永远不会超过两个回合的没话找话,估计双方内心都隐隐觉得不爽。果然快速滑向礼貌寒暄再见然后直接撤退,头也没回。

       冲进电梯,一股巨大的厌倦感就从脚底窜上来。我看着电梯里自己模糊的样子,就觉得我是那只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猴子,最后肯定会得不偿失。

       打电话回家向家里两个老人汇报了一下情况,我妈不慌不忙的说,你平时跟我说的那些话你自个儿倒是忘得一干二净了。生活是你自己在过,你得自己喜欢,过开心了这是最重要的,想东想西的做什么。(shocked!)我爸接过电话就说了一句,胆子大点儿!(bingo……) 

       所以,最后还是和美小联在一起了。

       因为这个家伙没有到约定的期限就打电话来问我考虑的结果。有那么好的台阶下,我也就很配合的点了头。某某很认真的问,真的确定了?某某很惊讶的说,呀,你要去深圳啊!某某在我宣布这个结果之前先给我说她甩了那个从前很喜欢现在很厌烦的对象。某某说,我就一直羡慕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了。

       ……

       或许我永远都不会给美小联说关于老招、阿邦、中海还有那个大州的事,因为他不见得能够理解;也或许我会让他知道,曾经他有那么多的竞争者。

       但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这是个奇妙的过程,必须有那么一些人出现过,那么一些事发生过,那么一段时间挣扎过,你才会知道什么是你想要的,什么是合适的,什么让你做了选择。


评论

热度(2)

  1. The RecordThe Recor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Xiao